一位淋巴瘤晚期的高考生,从医学院学生沦为了病人,他该放弃吗?